我们注意到在货币政策发生明确转向的同时,信贷数据随即出现了大幅快速反弹,也就是说,彼时宽货币到宽信用的传导机制是十分顺畅的,虽然一系列的货币政策并没有立竿见影的让A股即时反弹,但没过多久,11月过后财政政策放出“四万亿”的政策大招之后,A股便止跌企稳了。

再说投资机构。牛市的时候,一个项目从启动到登陆交易所,可能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这意味着,投资机构的退出周期非常之短。在传统股权投资领域,退出周期超过5年是非常正常的事,每年赚取10%、20%的回报就非常不错了。但在区块链行业,动辄2个月、3个月的退出周期,动辄10倍、100倍的回报率,让不少人都为之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