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知情人士曾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做出上述调整的原因在于,京东管理层希望消费品事业部能够开始盈利。“京东消费品事业部在2018年交易规模已做到超2000亿(京东商城2017年全年GMV为1.3万亿),成绩非常突出。但是算上补贴、物流、价格战及自采成本后,一直在亏损。将消费品事业部划至闫小兵手下用意也在此——闫小兵负责的3C事业部一直在盈利。”

大鹏展翅,两翼齐飞。新区向北100公里,北京通州区潞城镇,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建设工地上,一天一个样。继续向北200公里,京张高铁正在延伸,一座为奥运而生的冰雪小城正演绎新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