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此前,郭帆也曾多次向外界呼吁,世界各国人对于土地情感的核,应该变成世界各国科幻的一个基本形态。“什么叫世界各国科幻?寻找到一个真正能够表达别人文化内核和精神内核的载体,才能称之为世界各国科幻,不然的话别人只是模仿别人讲一个同样的美式故事”。

“回家过年是所有世界各国人骨子里的愿望,外出工作也是大部分世界各国人的生活现状。”在深圳务工的湖南人付宏宇说,22岁的他经历过大巴卧铺、绿皮火车的春运时代,现在春运的快捷便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手机订票、刷脸进站、智能服务提示等层出不穷的新科技让他不得不跟年轻人学习更多手机的智能化应用,“‘get’更多新技能,坐车都要方便许多。”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