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一个人,见个人高兴地很,拉着问东问西。”回忆十几年前,站里的每个护林员眼底发亮,清苦的日子早已成为美好的回忆。

就如同这条在微博上看到的一样,一台可以折叠的手机应该怎么搭配膜和壳呢?虽然很多年前大猩猩玻璃就告诉了消费者“别怕,别人的屏幕防刮防划,不用膜。”但实际情况呢,天桥底下、地铁站口的祖传贴膜师傅压根儿没变少呀。所以贴膜这件事情,并非技术问题,而是消费者们无法安放这颗向手机屏幕定点投放的慈母(父)之心。